欢迎进入河南省商务厅专题网站!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返回主站
-->
今天:

史料集锦 您的位置:首页>史料集锦

毛泽东,-个"真"字了得!

来源:凤凰网  日期:2013-08-21  点击数:4872次 字号:

    共产党人有一个“解放全人类”的伟大奋斗目标,而这一奋斗,对每个共产党人自身的素质要求则是:要在“自我”中解放,实现自我超越,克已奉公,忠直坦率,露真去伪(对敌斗争除外),心态、心地和心思——充满阳光……
   
毛泽东作为共产党人的领袖,他真确地做到了这些。
   
    毛泽东是一个“真”人。他自已说:我不是圣人,鲁迅是圣人;我止多是个贤人,是圣人的学生。这话本身就在表明,他是个真事、真情和真像真说、直说的人。 他不事“包装”,不装腔作势,对人对事,爱得自然,“恨”得直率,批评人也批得坦诚(当然,这是在人民内部)。 他的为人,如呈明玻杯水,只要你心态良好,目无遮障,他的一丝一毫你都能看得清楚。因此,在党内早期,有人曾像称呼孙中山为“孙大炮”(国民党内,人们基本上都晓得孙中山的绰号叫孙大炮)一样,说毛泽东是天不怕地不怕的“炮筒子”。可以说,在人民、同志和战友面前,他一切都显露无遗,既真且纯。真得“敞开心扉”,真得“露出肝胆”。
   
——如实道家底,撩去披在他身上的“神秘面纱”
   
    他不止一次地对人说,他是农民的儿子,小时候迷信过,跟着妈妈去拜过佛,烧过香;读过私塾,信过孔夫子;信过康德的先验唯心主义;参加革命后,渐渐懂得马克思主义,但也犯过不少错误,曾有封建宗法思想,打过自已的弟弟;有些正确观点也是慢慢成熟的,在苏区曾写过经济方面的文章,其观点就是错误的。他常常特别强调说:自已犯过不少错误,大小处分有若干次。建国后,毛泽东的“揭自已老底”的话,多得几乎可出一本大书。其基本内容是:我也是人,也有错误;我不是圣人;我说的就都对吗?那可不见得。金口玉言,那我不成了圣人啦。历史上没有什么圣人,现在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,什么都对的圣人永远也不会有。我说的有一半对,我就心满意足 ……;我既有虎气,又有猴气……
   
——不以虚情与人周旋
   
    毛泽东极重人情、朋友感情,过去帮助过他、对革命做过好事的人,如需要如帮助,——只要他知道,他都会伸出援手。然而,如这种感情和原则发生矛盾,他又会服从原则。并且在坚持原则中,他又是那样的坦诚,决不以虚情与人周旋。他总是实话实说。解放后,有些年老的民主人士背资产阶级世界观的包袱,他会说,你就是资产阶级世界观,是爱国的民主人士;或说,你就是右派,我有好多右派朋友呢。民主人士章士钊,是与毛泽东交往时间长,感情很深的一个。解放前,章士剑曾赞助过革命,解放后毛泽东便长期赞助章士钊,一直到老。但当章士钊要出版他的《柳文》专著时,毛泽东便明确告诉他,书中的一些唯心史观,可能遭到批评,要他有这个准备。——其中开诚坦率,可见一斑。
   
——他和讲真话的人合得来
   
    毛泽东和共产党人的“不为私”的革命宗旨,以及唯物主义的世界观,使毛泽东和其他优秀共产党人把实事求是、从实“崇”真,融炼进自身的人品人格。这一划时代的人品人格极具魅力(今天的人民群众越来越爱毛泽东,这是原因之一)。毛泽东身边的人,对此感受最深 解放初期,毛泽东的一个卫士对党的成份划分有看法,直言说给了毛泽东。他听后说:我不讲你的观点对错,但你讲真话,我们合得来。事实上,毛泽东在选择身边工作人员时,能说真话,是他的——虽不是首要标准——确是极重要标准。

   
    在实际工作中,毛泽东很会发现人的优点,并经常表扬别人的优点。知情者都知道,他表扬人有个模式,会说某个人聪明能干;会说此人有知识有出息;会夸奖某人——人才难得,等等。而他的最佳表扬则是:此人老实,说真话,我们合得来。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。下边一个例子仅是其中之一:一年冬天,农民贺凤生“闯”到了中南海,他向毛泽东滔滔不绝地述说近几年以来的“胡搞”:什么食堂办得一塌糊涂,什么放卫星尽是瞎吹牛,什么“下面有人骂娘”呢,什么大炼钢铁搞得乱糟糟……。毛泽东听后,一边夸赞贺凤生直爽坦率:“当头炮打得好”、敢讲真话,一边坦诚地承认中央和自已工作的失误,并安慰劝导他好好工作。

   
——从不掩饰自已的缺失
   
   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,他从不会掩饰个人的错误;彻底的辨证唯物主义世界观,决定他也从不认为自已不犯错误;并实事求是地对待工作中的一切缺失。不过,究竟是不是错误,他的态度也是实事求是的。决不作为处世技巧,——为了表示自已谦虚,口不应心地承认错误。是否真错,他喜欢同别人辩论,一旦发现真的错了,也决不为个人脸面和所谓的“领袖尊严”,拒不承认,不进行搪饰。

   
    1958 年夏天,毛泽东视察武汉,住东湖宾馆,时任武汉大学校长的李达匆匆来访。言谈间,为当时喊遍神州的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”的口号发生激烈辩论,毛泽东强调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作用。辩到高潮,两人均有点激动。但李达对“人胆决定地产”中的主观唯心主义本质的揭示,还是震憾了毛泽东的头脑。事后,毛泽东有深深的反省。随即让自已的临时秘书梅白登李达门表示:( 1 )、今天情绪有点激动,说明我虽然年届六十,但耳还不顺(可见自已也还要改造)。( 2 )、你李达是正确的,我毛润之的观点是不对的。李达听后,大为感动。( 3 )、李达是我们党内的鲁迅,以后他要来见我,不要阻拦。

   
——不在乎某些人庸意俗念中的“领袖形象”
   
    上边说过,毛泽东对人对事,敢爱敢“恨”,见爱见“恨”,都是真情,不掩饰个人感情。从不背“注意领袖形象”的包袱。这包括衣作上的“土”气,不修边幅等。他睡觉极少,平时睡着觉不易,一旦睡着觉被人不慎吵醒,他会发脾气批评人。但当知道人家纯属无意——自已批评错了的时候,他会主动向人道歉。他会说:今天我的脾气不好,批评的不对,向你道歉;你们不要害怕,我也是人,睡不好觉,心情就不好,会发脾气,你们不要怕,不要怕毛泽东。他不介意什么“领袖形象”,——没有常人的虚荣心,还表现在他的知之为知之、不知为不知的科学态度上。有些知识,他一时学不好,在下级面前显拙,他也从不“不好意思”。他六、七十岁以后学英语,一口湖南土腔,不但读音很不准,而且有点难听。他也毫不在意,还鼓励教学者大胆纠正他的错误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   

——苦口婆心教人从“真”脱俗

   
    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,在离开毛泽东以后,很多人都有一种感受:在毛泽东那里时间长了,形成说话直来直去、不掩饰和说真话的习惯,一到地方,便变得不适应了。这与毛泽东的要求和培养有直截的关系。毛泽东自已说真话,也要别人说真话,他还把党内说真话作为一种纪律提出来的。当周恩来因为持有不同意见(被实践证明是不正确意见)向他检讨时,他说:你那不算问题,你是阳谋;他们不同,他们是阴谋;党内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,但不允许有阴谋反对派。
   
毛泽东的另一个老战友陈毅,从井冈山时期到建国后,经常有与他不同的观点,——但都在会议上提出。有人把这些不同观点整理成一本材料,名为;陈毅反党黑话集。毛泽东见后,哈哈大笑,顺手批上八个大字:黑话不黑,性情爽直。毛泽东教人讲真话,常讲这个故事:甲从身上摸出一个虱子,不巧,乙在身边,他怕乙知道了丢自已的脸,立即将虱子丢到地上,嘴里还大声地说:原来不是虱子。乙是个顶真的人,又在地上找到了那个虱子,认真地说:原来是虱子。此故事,每有受听者,不禁笑而有悟。
   
    毛泽东对人民、对同志战友,对知识真理,说真话、道真情、露真实、从真求真的伟大人格,使人们说、写到此,每每激情难制,情激而匆,易出疏失。
在一个民族中,如有人把“真我”藏得连自已都找不到了,人格的完美构建,就无从谈起;如有人在人民中把“韬光养晦”造育得深不可测,或把才智用在强辞诡辩、用在油嘴滑舌、用在维护个人的虚荣心上,真正有用的知识,他就无力猎及了;如有人在斗争力的平行四边形中寻找内切园,努力在园圈上快速滑动,——快得让别人无法看清其真面内质,真正的事业目标在其心目中就不会有,更谈不上坚定为理想奋斗了。


   
    毛泽东和这些人相反……,所以他渊博,他深邃,他成功,他纯粹,他有魅力,他能自豪地说:“一生战胜了所有对手,仅是同斯大林打成平”……
   

——学习不怕露丑显拙,一学到底

   
    他知道自已仍有的不足,对人也实话实说,从而努力学而补之。他对人说,年轻时学习“吃了偏食”,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不多,——后来又感到外语也缺,于是他就拚命去弥补这些知识,让别人有针对性地教他。大跃进后,未掌握社会主义经济规律的矛盾暴露出来了,他就专门请了一些知识专家,同他共同学习讨论,向他们请教。建国后当过他老师的有过很多人,这些人大体都认为, 毛泽东学得“诚”“实”,很是虚心,没有一点虚荣心。 只是有一个“以已小人之心,度毛泽东伟人之腹”的李志绥,总以为毛泽东有虚荣心,不敢纠正毛泽东在学习中的错误,——教过毛泽东几天英语,搞得——李志绥有点惴惴——有点不愉快,毛泽东只好另请老师,也因此,李志绥一直心存一股气,——毛泽东去世后,忘不了编谎言,说毛泽东的坏话。
   
——要自已写“真已”,不望人们在他在世的时候写他
   
    上世纪六十年代,毛泽东一方面感到工农业知识的不足,另一方面,他又感到自已被假话和奉承话包围。于是他有一个设想:自已下放一年搞农业、商业,再请几个老师,一起骑马考察黄河(这两件事后来因故没有兑现)。毛泽东目的是(他自已表露过),一是扫除自已的官僚主义,置身于群众中,还其本来的形象。另外,搞调查研究,增加知识。他还说,写一本关于自已的书,把个人的优点和缺点都写进去。之所以有如此想法,是因为他明显看出,一些人对自已的宣传已严重失真。他要恢复自已本来面貌。也因此,他要自已身边的人,在他在世时不要写他。他说:当朝人不修当朝史,因为当朝人总有不好说和不便说的地方;等我死后,你们可以写我,如实地写,把优点和缺点都写进去。由此可知,在毛泽东的心目里,一个“真实的毛泽东”比一个“辉煌得有点失真的毛泽东”,对社会更有作用。这里,毛泽东有深邃之思,因为现实告诉国人,我们民族不缺乏智慧,近代,我们少的却是“真的去把握真实”,少的是“对真中体现的美、善的实际宣传”。

   

——承认优、缺、错,也要实事求是
   
    毛泽东讲真求真,是全方位的,即“错了,要真认识、承认和改正”,“对的,就要真坚持”。不是某些人狭隘理解的“只是认错、改错”才是真和实事求是。他反对知错不承认、不改正,也反对放弃原则、违背事实的谦虚,——明明自已没认识错、或没有错,自已却而去认错(虚伪地表示高风格、高姿态和所谓雅量)。他这样要求自已,也这样地希望别人。
   
    解放不久,民主人士梁漱溟不满党的农民政策,受到毛泽东的批评,梁坚称他没有错误,认为毛泽东批评是不对的。在激烈争执中,梁要毛泽东代表执政党体现雅量——做自我批评。毛泽东认为共产党政策没错误,不应做自我批评。至于雅量,毛泽东认为,我党雅量是有的,即让梁保留意见,待后让其继续说明,并且梁在政协中的职务照当。毛泽东这种“不为体现雅量而放弃原则”做法的真直性和合理性,梁在去世前似有所悟。
   
    最能体现毛泽东对优长缺错的承认都要实事求是的,是他那种对“狐狸为骗乌鸦口中肉而奉承乌鸦歌喉清亮”式伎俩的不屑一顾。他这样说:有人说我不让过多颂扬我,是出于谦虚,不是,因为这不符合事实。毛泽东还有一句震憾人心的话是:“什么伟大的谦虚!原则问题上从来不让步!”这里,毛泽东“真”得彻底,“真”得痛快!可以这样说,
    毛泽东要求人们认识优长缺错都要真、直,是一贯的。他对一位受过严重冤屈的彭德怀说:这件事情的真理看样子在你手中(意思是我毛泽东错了),不过,你当时为什么要承认这些错误(毛泽东主要指的是——彭德怀曾承认自己搞“阴谋小集团”)呢!


   
——说假话、阿谀奉承的人“成不了佛”

   
    可以说,毛泽东曾长期被假话和奉承话包围,毛泽东也为破围而不懈奋斗。对党员干部的假话和奉承,他有时谆谆告诫,有时循循诱导,有时也严厉批评。而对广大群众,毛泽东则温和耐心,诱导得再三再四,不厌其烦。他要群众破除迷信,解放思想,去除贾桂意识……要人们有独立意识;给人们讲坚持真理、说真话的好处;他给人们讲自已的缺陷错误……等。
    他还给人们讲过一个故事:乾隆和一个大臣到一个庙里,乾隆问大臣,佛为什么对要我笑啊?大臣说:佛见佛笑。乾隆说,佛也对你笑呢,又是为什么?大臣有点尴尬,赶紧答道:佛在“笑我今生不能成佛”……。毛泽东讲故事的良苦用心,听后,谁不为之所动!


   
——讲真话,要有五不怕
   
    毛泽东有句嘴边上的话:要奋斗总会有牺牲。讲真话、坚持真理,不是赴亲朋喜宴,也不是甜蜜蜜的婚旅。有误会,有磨擦,有斗争,有磨难……,尤其当斗争双方都在坚原则的时候;尤其当群体内部的序化的完善的治、法式管理还在形成之中时,会出现某些误伤。对此,毛泽东又把真话说到底了:现在这种战争难打,敌人在暗处;又和人民内部矛盾混杂在一起……;我毛泽东就能什么事都公正,我看不见得;我毛泽东能做到的是不杀人,发现错了就平反……。所以,毛泽东最后还是借希望于人民,借希望于这个党,借希望于认真严肃而又态度积极、无怨无悔的斗争。社会主义在其前期的艰难行进中,要犯很多错误,会有阵疼和伤害,其中真正的共产党人要敢于求真,要有五不怕:即说真话、求真理,坚持真理要不怕撤职、开除党籍、爱人离婚、坐牢和杀头(毛泽东有时重复说:杀头不至于)。这些事情很难呢,但共产党人就应做难做之事。
   
    毛泽东,一个“真”字了得!他之所以能真,也敢真,是因为他的心态、心地和心思——充满阳光。矢志构建和谐社会的人们,让我们“真”起来吧!
   
   
   
(以上,是材料的“垒积”,它们取之于李银桥、高智、师哲、汪东兴、吴冷西和梅白等人的回忆文章)